1. <strong id="yptlw"></strong><acronym id="yptlw"></acronym>

    <span id="yptlw"></span>

      <ol id="yptlw"><output id="yptlw"></output></ol>
        在一次次調解中感受中國式基層民主的魅力——

        義烏“洋娘舅”:有事好商量

        2021年12月29日 17:06:19 來源:浙江在線-浙江日報 作者:記者 何蘇鳴 錢祎 杜羽豐 共享聯盟義烏站 陳洋波

          北京時間上午8時,距離中國幾千公里的伊朗天光尚暗。

          哈米的一天,就從回復微信開始了。

          “我的健康碼是黃色的,社區要我在家隔離,憑什么?”

          “尾款已付,商家卻說無法按時發貨,怎么辦?”

          ……

          一條條待回復的微信,來自他在義烏經商生活的同胞。

          哈米——義烏市江東街道雞鳴山社區的外籍調解員,56歲,已在中國生活了18年。2003年以來,他頻頻往返于伊朗和義烏,從事外貿生意。受疫情影響,他今年沒有回義烏,可這位精通波斯語、漢語、英語、西班牙語、日語、土耳其語6種語言的“中國通”,生活的重心依然在義烏,“因為我是一名‘老娘舅’!”在記者打去的電話里,哈米字正腔圓地說。

          在哈米心目中,“老娘舅”不僅是一個身份,更意味著一種責任。

          義烏是全國經濟外向度最高的城市之一,有來自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境外常住人員1.5萬人,每年入境流動人員超55萬人。在這里,除了最常見的商貿經濟糾紛,還有因文化、習慣、信仰等差異引發的矛盾?,F在,和哈米一樣的“洋娘舅”,在這里已有30余名,他們中有商人、有留學生,也有企業管理者……他們發揮懂外語、會貿易、講信譽的特殊優勢,和中國調解員一起將各種矛盾糾紛化解在基層。

          這些“洋娘舅”不僅是生意人,還代表著一種全新的基層治理模式。在一次次深入參與調解的過程中,他們也在感受中國式治理的獨有魅力。

          第一次走進設在義烏國際商貿城的涉外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以下簡稱“外調委”),吉爾吉斯斯坦姑娘米卡的內心是抗拒的。

          當時,她正在義烏工商職業技術學院學習商務漢語,適逢外調委向周邊學校的留學生群體招募翻譯,老師鼓勵她報名。

          “有糾紛,去法院打官司不就行了嗎?為什么要費時費力把人們叫到一起‘調解’?”米卡不解。

          “調解,是我們中國人自古傳下來的智慧,到了現場,你一定會感受到?!崩蠋焾猿?。

          一場調解下來,米卡果然感受到了神奇的“東方魅力”:“從吵得很兇到笑著握手,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她覺得這事很有趣,背后一定有什么奧秘,一連幾天往調解室跑。一次次看著調解員從嘮家常開始,一點點安撫雙方的情緒,從家里有幾口人談到做生意的不容易,再苦口婆心地分析法律責任,直至最后雙方達成一致,簽下調解協議書……她忍不住向外調委主任陳津顏申請:“我也想當一名調解員,行嗎?”

          做了一輩子調解工作的陳津顏,沒有馬上答應,卻向這個好奇的姑娘提了個問題:“你覺得調解是什么?”

          “和”——米卡在紙上一筆一劃寫下了自己認真學過的這個漢字,“中國人喜歡‘和’,以和為貴、和氣生財、地利人和……調解,就是讓大家‘和’的嘗試和努力?!?/p>

          陳津顏笑了:“明天就給你升國旗!”

          國旗,“升”在外調委的會議室里。每當迎來一名新的外籍調解員,陳津顏就在這里放一面代表其國籍的旗幟。在他眼里,從2013年的3面,到如今屬于米卡的第21面,數量增加的背后,是一場理念的躍變。

          外調委于2013年設立。最開始考慮請外國人當調解員,是想請他們幫忙做翻譯。但一段時間之后,大家都發現,外籍調解員與外籍商人之間有著天然的認同感與思維模式,這種“以外調外”的方式更容易讓外國人接受,便于打開僵局,提高調解成功率。

          隨著外調委的名聲漸漸傳開,愿意上門接受調解的人越來越多,愿意成為調解員的外國人也越來越多。陳津顏提到一個數字:相比2013年“洋娘舅”參與涉外糾紛調解只有不到20%,今年這一比例已達到近五成。如今,外調委制定的“招聘”要求越來越細致:懂3門以上外語;愿意定期接受培訓;每月有一定時間參與調解……

          饒是如此,會議室里的國旗仍不斷增加,埃塞俄比亞、尼泊爾、巴基斯坦、印度、墨西哥、塞內加爾、韓國……

          “以前總有人不理解我,覺得這是沒事瞎折騰??晌铱傆X得這事有意義。小了說,是減少訴訟,節約人力、財力與時間;往大了說,隨著對外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我們樂意讓外國人參與最基層的治理,這是對自己制度的自信和從容,對吧?”陳津顏跟我們說著感受,更像是自問自答。

          酷日當頭的一個中午,2021年8月末。

          商客如織的義烏國際商貿城里,沖進一位怒氣沖沖的尼泊爾商人。他輾轉兩天,為的是到一間商鋪討個說法:“你賣給我的東西,顏色不對!”

          原來,他買的飾品運到尼泊爾后賣不出去,積壓在倉庫,他認為罪魁禍首是顏色不正。

          “這是故意找茬!”義烏商戶不服氣了,他記得清清楚楚,這單生意是網絡下單,顏色是對方看了圖片色卡后確定的。

          聽了事情的原委,尼泊爾籍調解員杰克笑了??斓侥岵礌杺鹘y習俗中的女人節了,姑娘穿戴的衣服飾品都必須是純正的大紅色。

          “中國人不了解這個習俗,你訂貨時不把情況說清楚,看色卡又不認真,現在出了問題還來責怪對方?”他批評自己的老鄉。

          “這批飾品轉到別的國家去賣,他們再重新訂一批貨,價格再優惠一點行不行?”轉頭,杰克又和中國商戶商量。

          “行!”誤會解開了,兩人都同意了杰克的處理方案。

          語言、文化等不同,帶來了很多讓人哭笑不得的涉外糾紛?!罢{解真的是一門技術活!”義烏市浙四醫院的也門籍調解員阿馬爾深有同感。

          有一天,幾名也門客商從義烏國際商貿城打車到社區,途中和司機聊天起了沖突,一時間雙方情緒都很激動,差點鬧進派出所。

          阿馬爾趕到現場后,一聽就知道這是一場誤會。原來,司機熱情地詢問幾名外國乘客的職業和工作情況,引起了他們的反感,但司機對此一頭霧水。阿馬爾告訴司機,在他們國家,公開問別人的工作是不禮貌的行為。同時,他也替司機的“不知情”向乘客解釋。

          阿馬爾說,在義烏的這些年,他的中文越說越好,也漸漸習慣了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對調解的意義,更有了另一番考量:調解不僅僅是以和為貴,也是和而不同。

          這又如何解釋?

          “你看,我們來自不同的國家,擁有不同的文化和膚色,但我們有著共同的情感,共同的追求。從這個基礎出發,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我們客觀公正地把矛盾化解在萌芽狀態,這是不是和而不同?”阿馬爾說。

          親身參與調解工作,讓杰克、阿馬爾等“洋娘舅”不約而同開始做同一件事:在自己的祖國推動建立類似的調解制度,鼓勵自己的同胞遇到麻煩不要立刻報案,而是“先坐下來聊聊”。

          “我想通過自己的努力,讓更多人知道真正的中國,也用上中國人的好辦法?!苯芸苏f,這些年,他對中國式民主有了自己的看法:民主,不只是價值觀,還是方法論。哪一種民主是合適的,應當以治理效果來衡量??此烤故侵圃炝藛栴},還是解決了問題;是制造了麻煩,還是解決了麻煩,“調解,是真民主!因為‘有事好商量’嘛?!?/p>

          約旦人穆罕奈德,是義烏第一家老外餐廳“花”的老板,也是義烏市稠城街道詞林移民事務服務站的一名外籍調解員。

          2014年6月,習近平主席在中阿合作論壇第六屆部長級會議開幕式上,講述了他的故事:“他把原汁原味的阿拉伯飲食文化帶到了義烏,也在義烏的繁榮興旺中收獲了事業成功,最終同中國姑娘喜結連理,把根扎在了中國?!?/p>

          因為這一段緣分,穆罕奈德成為一名正宗的“習迷”,習主席的每一次講話,他都會認真聽。讓他驚嘆的是,每次聽完,都能在里面看到義烏發展的影子。

          比如,習主席說:要強化互聯網思維,利用互聯網扁平化、交互式、快捷性優勢,推進政府決策科學化、社會治理精準化、公共服務高效化,用信息化手段更好感知社會態勢、暢通溝通渠道、輔助決策施政。

          穆罕奈德點開手機里的“在線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平臺”,“原來調解要面對面,現在通過一根網線、一塊屏幕,就能在線解決,這不就是互聯網思維?”他說,前不久,一位外籍居民因為晝伏夜出的生活習慣與早睡早起的本地居民發生糾紛,就點開手機在線申請預約了“洋娘舅”,最終的調解也是選擇了雙方都認可的時間在網上解決。

          再比如,習主席說,要“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推動社會治理重心向基層下移”。

          穆罕奈德給我們介紹了一名來自尼泊爾的外籍調解員畢需努。

          外企登記材料能不能有多語種版本?外國人能不能在義烏辦理銀行信用卡?外國人參與社會公益活動的渠道能不能多一點……

          今年以來,畢需努拋出去的一個個“能不能”,都有一個個相關職能部門把問題“接住”,還都解決了。

          “我高興得手舞足蹈!”畢需努略帶夸張地表達自己的心情,臉上是掩不住的歸屬感和驕傲感。

          讓畢需努這般自豪的,是他的一個新身份——外籍改革體驗官。與已有的建言獻策、監督渠道相比,外籍改革體驗官的工作更深入細微,貼近生活的“柴米油鹽”,而他們提出的建議,合理的都會被義烏相關職能部門及時采納。

          借助這項制度,義烏邀請在義外籍人士共同參與城市建設與管理、推動城市現代化治理。除了走進城鄉各地體驗政府部門改革項目外,畢需努現在一有空就向身邊的外國朋友們征集遇到的難題。

          “作為義烏發展的見證者、參與者,畢需努等‘洋娘舅’的身份也逐漸向推動者、完善者轉變?!绷x烏市外事辦涉外管理科科長倪劍勇的主要工作,就是和外國人打交道。這幾年,他感受到一種變化:原本遇到問題才會來“求助”的外國人,現在不僅參與到基層治理中,還樂意并且能夠提出合理可行的建議推動社會各領域改革。

          如今,穆罕奈德將自己的“花”餐廳,改名為“家”。

          他說,以前生活在義烏感受到的是像鮮花般的美好,如今,真正融入了這座城市的自己,在這里感受到了家一般的溫暖。

          他說,這份溫暖,讓他們老外不見外!

        責任編輯:鄒姍琳
        相關閱讀

        无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最新
        1. <strong id="yptlw"></strong><acronym id="yptlw"></acronym>

          <span id="yptlw"></span>

            <ol id="yptlw"><output id="yptlw"></output></ol>